「我希望它能為我們帶來歡樂。」

當Ford主人把小提琴拿給Solomon作為他成功開鑿運河的獎勵時這麼對他說,我想這也是小提琴這個樂器帶給了Solomon苦難、陪伴了Solomon承受苦難之外的另一個意涵。

Solomon一直將小提琴視為帶來歡樂的一種工具,從他還是自由人的時候,他便以為上流社會舞會伴奏為業,年輕男女們隨著他的音樂玩樂、跳舞並回報以熱烈的掌聲,他也以此為榮。而在受Hamilton和Brown邀請一同前往華盛頓演出的時候,我想除了豐厚的工資之外,他能用音樂帶給觀眾歡樂也是吸引他前往的誘因之一,從三個人的晚餐對談之中也可以看出Solomon對此有多麼的重視。

但當Solomon被賣到南方之後,小提琴的歡樂突然就變成了助紂為虐的一種方式。成為Epps主人的財產之後,他的琴依然為舞會伴奏,但這舞會不再是男女之間的社交活動,變成了為Epps主人助興的深夜節目。所有的黑奴從一整天在棉花田中辛勞之後的睡夢中被叫醒,被命令隨著音樂跳舞,除了大家臉上的驚恐之外,其中跳得最開心的Patesy還被大發醋勁的女主人砸玻璃罐、用指甲刮花臉頰。和以往在北方的工作比較下,同樣都是舞會卻形成強烈的對比,我想在一旁伴奏的Solomon作為一個旁觀者,更看出了這個舞會的荒謬和不公不義。

而Solomon在受Turner法官推薦去為沼澤附近人家晚宴伴奏之前,在小提琴底下刻上妻子和兒女的名字,也是為了提醒自己雖然看似和以往的工作相仿,但現在的自己已非自由之身、而是奴隸身分。在這種情況下,原本應該帶給所有人歡樂的小提琴變成Solomon個人的歡樂,音樂成為了他個人尋求慰藉的管道。當Eliza不願意和兒女因為交易被分開、在屋子裡大吵大鬧的時候,Solomon毫不猶豫的拿起原本一旁侍者在拉的小提琴賣力地開始演奏。配著Eliza被拖走漸行漸遠的哭喊,我想Solomon當下除了藉由音樂來安撫Ford主人的情緒之外,安撫的還有自己的情緒,他從來沒看過這些不公不義,也沒想過會和妻子、孩子分離,而小提琴是他和過去生活的最後一點連結,所以他看到被放在一旁的小提琴便拉了起來。

另外,在Solomon被Epps主人逼迫狠狠地抽了Patesy好幾鞭子之後,他獨自一人跑到樹林深處想要拉小提琴來平復心情,但是他在心情劇烈的波動下把琴弦拉緊過頭而斷了,在盛怒之下更將這把小提琴摔成了碎片。我覺得這是整部電影情緒最高張的時刻,那斷裂的琴弦象徵了Solomon內心世界的情感,過去以拉小提琴為業、曾經能細膩的調琴、演奏的那個他再也回不去了,他再也不認為小提琴能為他人帶來歡樂了。 即使音樂作為人類共通的一種語言,Solomon發現在奴隸制度下小提琴不再能帶來歡樂,更精確地來說,在奴隸制度之下根本不存在歡樂。

(文/Charlie Wang)

Chiwetel Ejiofor as “Solomon Northup” in 12 Years A Slave.
支持並分享!
Posts created 106

發表迴響

Related Posts

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term above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Press ESC to cancel.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