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金馬聚焦:永遠站在浪尖的法國新浪潮-《獅子徹夜未眠》

1959年楚浮(François Truffaut)的《四百擊》(The 400 Blows)在坎城影展拿下最佳導演的殊榮,同年法國還有雷奈(Alain Resnais)的《廣島之戀》(Hiroshima mon amour)、高達(Jean-Luc Godard)的《斷了氣》(Breathless)等經典推出,而且他們都是第一次拍攝劇情長片的新導演。此後法國新浪潮開始席捲全世界,即便主體的運動浪潮只維持了若干年,但新浪潮後續的影響卻無遠弗屆,至今仍餘波蕩漾。

你能相信嗎,即使浪潮一波接續著一波過去,將近六十年過後的現在,仍有當年法國新浪潮的健將們還在浪尖上為電影奉獻生命。在今年的金馬影展,就有兩部作品得以見證其風華。

首先是以演出《四百擊》裡面安端達諾這個角色而名留影史的法國演員尚皮耶李奧(Jean-Pierre Léaud)。尚皮耶李奧之於楚浮電影的重要性,猶如蔡明亮導演之於李康生,難怪對《四百擊》崇愛有加的蔡導還曾經找他客串過自己的作品《你那邊幾點》(2001)以及《臉》(2009)。

《獅子徹夜未眠》電影海報

今年73歲的尚皮耶李奧,與金馬影展本次的焦點導演諏訪敦彥合作了法語片《獅子徹夜未眠》(The Lion Sleeps Tonight, 2017)。在本片他就飾演自己,開頭即是他跟導演試戲的場景,沒想到演對手戲的女星個人因素無法上戲,劇組停擺,尚只好到附近拜訪朋友以及尋找年輕時的記憶。而後來到一座荒廢的大宅,竟然遇見已經死去的舊情人,又遇見一群闖入大宅拍片的年輕小毛頭,央求尚演出他們的小電影。真實與虛幻,電影與人生,在這段夏日偷閒時光中不斷在他眼前展開辯證。

這是我第一次看諏訪敦彥的作品,無從仔細比較其風格手法的差異,只感覺到濃濃的新浪潮味,實景拍攝、即興說詞、長鏡頭、開放式結局。許多手法及元素又更讓我想起一位受新浪潮影響至深的法國導演阿薩亞斯(Olivier Assayas)。

例如片中那座荒廢的大宅以及這幢建築物所勾起的深層回憶,就像阿薩亞斯《夏日時光》(Summer Hours, 2008)裡面那座因為母親驟逝、回憶交織的待售祖屋;尚皮耶李奧的演員身份以及諏訪敦彥不時使用後設手法產生的虛實交雜,則讓我想起《星光雲寂》(Clouds of Sils Maria, 2014)裡面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飾演的資深女明星。

《獅子徹夜未眠》電影預告

最感動我的其實是導演怎麼拍尚皮耶李奧這位演員,不只是借用他的名氣,而是他作為一個傳奇影星的過往甚至是他邁入古稀之年對生命的體悟,全都被諏訪敦彥雜揉在電影中反覆辯證。
 
從開頭尚皮耶李奧就一直跟旁人嘟嚷著「死亡」的真義為何,導演也很「剛好」的在電影結尾安排一場尚的獨白然後壽終正寢的戲。而當尚試了第二個鏡頭並且在最後打破第四面牆說「原來這一切都是夢啊」,戲中戲的鏡頭內外以及銀幕前的我們頓時模糊了界線,真假虛實令人玩味。

又,當身為傳奇影星的尚,凝視著那些拿著攝影機的小孩,只當他是普通長者一般,熱情地談著他們的電影夢,新浪潮的精神就好像跨越時空傳承到了年輕生命,回歸初衷地揮灑出電影的魅力,令人神往。然而對攝影機背後的諏訪敦彥來說,何嘗不是如此呢。

《獅子徹夜未眠》導演諏訪敦彥映後座談

(文/林子翔)

支持並分享!
Posts created 106

發表迴響

Related Posts

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term above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Press ESC to cancel.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