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春風化雨《畢業生》


今天11/6是《畢業生》(The Graduate)導演麥克尼可斯(Mike Nichols)的冥誕。

1967年底,《畢業生》上映,大受年輕人的歡迎,電影開頭主角Benjamin面無表情地提著行囊下飛機回到家鄉,站在手扶梯上不由自主地前進,似乎也代表著主角躊躇不前的現況,不斷被不可抗力往前推的命運。

當年奧斯卡《畢業生》入圍七項大獎,與《我倆沒有明天》(Bonnie and Clyde)、《惡夜追緝令》(In the Heat of the Night)、《誰來晚餐》(Guess Who’s Coming to Dinner)同台競爭。頒獎前夕因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遭槍殺而順延了數日,最終該年度的最佳影片頒給了,描述黑人警探與白人警官合作緝兇的《惡夜追緝令》,而《畢業生》只拿下最佳導演的獎項。但《畢業生》的影響力穿越了時代,就如同電影中Simon & Garfunkel的歌曲一般,到了現在仍是影迷口中必看的經典。

《畢業生》Robert Surtees大膽而出色的攝影,極致地強調了Benjamin與他人隔離的心理狀態,不管是經典的潛水衣游泳的第一人稱視角、或是第一次與Mrs. Robinson相約在旅館,不敢見光的鏡頭(攝影師巧妙地把鏡頭對著黑色的桌子,映出Mrs. Robinson的赴約)、還是開場舞會時漫不經心與父母交談的失焦鏡頭、以及當主角走下樓梯時小丑的畫像,都加深了主角矛盾的心理。

《畢業生》中的一切鏡頭,都經過精心設計,其中搭配的不只是達斯汀霍夫曼令人深有同感的演技,還有出色的剪接,相信看過此片的人,一定對Sam O’Steen的剪接印象深刻,主角與Mrs. Robinson幽會時,不見日夜的穿梭於房間與旅館之間,Benjamin在游泳中漂浮毫無目的的隨波逐流。

在這段戲時,導演放上了與開頭一樣的〈The Sound of Silence〉這首歌,溫柔的雙人合唱中,講著一個跨越時代的預言,暗指著主角對於自己人生的默認、周遭家人的無語,主角毫無目標的沈浸於性愛的歡愉任意漂流。

這首名曲再次出現在電影的結尾,主角終於不再對自己的人生默然無語,而是用盡全力與之對抗。當他們坐在巴士上時,這首歌浮現,兩人臉上的微笑消失,他們漸漸地發現到,等待著他們的沈默、眾人的眼光、未知的未來。

這個經典的結尾,就像給所有有反抗體制、選擇人生的青年的心中,丟下了一個巨大大的問號。

接著我要做什麼?這真的是我想要走的路嗎?

知名影評人Roger Ebert更指出,現在看起來頗為可笑的「塑膠業」建議,在60年代尾端,真的是個有展望的產業,對於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主角來說,這可是一個不錯的方向。當然對於喜歡這部電影的人來說,一定會反擊「這不是Benjamin想要的未來!」,但主角最後真的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嗎?這是一個值得玩味的問句。

就像電影的結尾一般,迫使著所有的觀影者思考,你確定這是你想反抗的嗎?你的未來想做什麼?

(文/狂人影癡)

影片來源:The Criterion Collection
翻譯:24電影誌
支持並分享!
Posts created 106

發表迴響

Related Posts

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term above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Press ESC to cancel.

Back To Top